檀柴斯

【荆高/TWoM(这是我的战争)AU】Out War(2)

大概是懒癌加上长弧所以极度缓慢…啊我发誓会继续这么码下去的。
前文食用
http://tanchaisi.lofter.com/post/1efae3a4_10fb3c1d

荆轲和高渐离用壁炉顶上被炮弹震断的那块木板补上了房顶最大的那个弹洞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大半。
高渐离只比荆轲早到这座房子半个小时,对这里他并不比他了解太多。他们把剩余的时间花在上下了解这所可能是他们将来不知道还有多久的共同居所上。房子是幢小别墅楼,原本应该算是Q市比较不错的建筑。高渐离在躲进来时一度怀疑这种地方会先被目光更敏锐武器也更齐全的其他人盯上,但他们运气不错,这里空无一人。小楼有一层不小的地下室和两层地上建筑,房间看起来也有不少,只不过受炮弹的毁坏不轻,到处都是大堆小堆的灰尘砖块。他们的生存空间实际上极度有限,看起来要在这种时候活下去,光有毅力和生命力还远远不够。
荆轲遇到了一些状况,一堆及肩高的碎砖块挡住了他去卫生间的路。荆轲觉得人要培养战争时期生存的信念首先得保证基本个人需求的满足,人总不能被一堆砖头憋死,所以他开始着手去挖这堆庞然大物。进度不如他想象的快,过了小半个钟头砖头只被清理出够迈个步的一小块。荆轲擦了擦头顶上冒出来的汗,他觉得他这次不得不向现实低头了。
卫生间门突然咣当一声开了。荆轲往后跳了一大步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险些以为是有什么被遗忘的原住民在厕所里躲着。高渐离提着一个什么东西从里面走出来,看起来刚刚也在清理,他的一绺刘海粘在了额头上。
荆轲又定睛看了看,高渐离提着的是一把铲子,确切说,是一只旧锅铲和扫帚棍拼装起来的铲子。
高渐离看着荆轲眯了眯眼。
“你在这里挖了多久?”
高渐离一扬手,那把铲子越过砖头堆就朝荆轲飞了过去,荆轲伸手把它接住,有些尴尬地咧了咧嘴。然而高渐离并没有动,他指了指卫生间的门。
“后面是个医药室,从那里可以直接到卫生间的。”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现在过不去了。”高渐离不动声色地指指头顶,“刚才有根横梁掉下来,堵住了门。”
“所以你快点挖,我也好过去,你也好去解决个人问题。”
荆轲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给卫生间装两个门。但这个问题还是次要,他刚才明明在高渐离脸上看到一丝幸灾乐祸。
一定是眼花了。
荆轲叹了口气,在手里掂量了掂量那把形状奇怪的临时挖掘工具。好在还算趁手,高渐离虽然看起来文文弱弱,但常年经营琴行熟悉各种木材质地琴弦硬度甚至能空手调十架琴的人绝对不是说说就罢的,荆轲可以做直接证明。他有点觉得在这种时候自己不一定能活得比高渐离长了,毕竟他吃得还要多一点。
收起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荆轲摇摇头开始着手刨砖块。他注意到那只旧锅铲的一头似乎有意打磨了一些。荆轲弯下腰去打量了一下,又抬头看了看高渐离,后者似乎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什么。
“铲子不只是用来刨土的。”
“也是武器。”
荆轲用极快的语速接上了下半句,一半是因为对面前这个人的知根知底,另一半中还带着一点不愿听他说出这个缘由的念头。
荆轲不是什么迟钝的人。从回到这个城市的那一刻起,他就马上明白了眼前的境遇。
需要对抗的不仅是战火,还有眼前曾经相安无事走在同一条街道上的人。
但他却并不那么想让高渐离太早习惯这一点,虽然他十分清楚小老板本身并不是什么需要他保护的弱小角色,但他还是虽然无关紧要却还是信誓旦旦地那么想,真要到了需要对普通人刀枪相向的时候,那个拿刀的必须得是自己。
虽然现在只有一把锅铲改的刨土勺。
思考完这些以后荆轲觉得还算满意,这多少驱散了一点之前心里的不安。之后的工作进行得还算顺利,在把高渐离从那堆砖块后面救出来以后他们又合力清理了房子里的其他杂物堆,收获不算少,至少在现在这种举步维艰的情况下是这样。高渐离估计外面的街区不出五天就会陷入全部物资紧张的状态,他甚至有点后悔没有先知先觉地趁上周的减价去超市囤积点货物。荆轲装作不以为然地笑笑,说反正现在看起来进超市也再不需要花钱了。翻找出来的东西包括几个看起来还没有过期的罐头,一些拼拼装装还可以做出工具和其他设备的报废材料,几根卷烟,抽屉里显然是从前女主人的旧首饰,还有两本没有被砖头埋起来的书。之后的时间荆轲一直在鼓捣几根铁丝,他说用这些东西运气好的话可以打开锁头。
高渐离皱皱眉头。看起来确实是要私闯民宅了。
但荆轲其实并不十分欣赏自己的工作,他甚至对自己会这么快地开始习惯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的特殊时期而感到有些无措。荆轲不觉得自己骨子里会习惯战争,但他承认自己确实是那种会说服自己并且也会下意识沉浸到当前状况下的家伙。习惯生存的能力让人连缅怀过去生活的空闲都没有,所以也并不诗情画意。
而比起来,高渐离倒更像个沉默的诗人。接近傍晚的时候荆轲坐在楼梯扶手上看着高渐离站在柜子前面整理杂物,他依然一言不发,仿佛整理着的东西每一样都异常熟悉,而一转身就又能回到他简简单单泡一壶茶就可以虚度一下午的琴行。荆轲十分自信他比谁都了解高渐离,但似乎正因如此他才会偶尔觉得不安,因为他太明白这个人不管经历什么表面上都一副闲云野鹤,这简直让他害怕失去战争中最后一点点仅存的与过去的联系。
荆轲特别想说两句什么,但他却走过去搂住高渐离的肩膀拍了拍。
随即他像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做似的满脸尴尬地躲开了。
高渐离扭脸看他,清清澈澈的眼底透出一点难得的意料之外。
“大哥?”
荆轲两步跳回到刚才在的地方,想了想又转身往楼下走去。
在逃离现场的一瞬间他又有点回味过来的失落和悲叹。刚才明明应该抱抱他的。
咦…似乎又有什么不对。
算了管他呢。毕竟身为大哥的便宜早晚是要占回来的。
外面的天色慢慢黑透了。从房顶上那个没补上的破洞里,夜晚发凉的微风丝丝缕缕地吹进来。
荆轲觉得没有玻璃的窗户看夜空要更亮些。
“今晚,就要想办法出去找点东西了。”
高渐离的声音从楼上闷闷地传来。“找”这个字似乎被话的主人有意模糊化了一点,听起来有些好笑。
但荆轲知道这是真的。

评论

热度(4)